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清逸一枝秀 >

李海文:清逸秀润 灵动飘逸

归档日期:06-21       文本归类:清逸一枝秀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李海文:清逸秀润 灵动超脱

  中国画博大精湛、积厚流光,纵观历代绘画不管是秉承挥洒自若、笔情墨韵的适意,仍是追求严肃典雅、细腻传神的工笔,艺术家把人生感悟、处事哲学、艺术真理注入血脉偾张的创作过程,使作品连结保守的纯粹性和新鲜的时代感,才是创作艺术的魂灵地点。当李海文的绘画艺术映入眼底时,纯正无瑕的心里独白和旷境幽远的意境霎时打开遥想之门,恍若明丽晨曦横斜窗前,犹如浮动暗香溢满天井,怡人心智、动人肺腑,分歧的艺术形式堆集出岁月的硕果,是一种情感表达,更是一种芳华驻守,仿佛涌动着一股股暗潮的力量,让人回味、心动不已。

  李海文1962年生于河南省鹤壁市,大概受成长情况的影响、亦大概血脉中生成流淌的艺术基因,少小的李海文就喜好绘画,沉浸在心驰神往的艺术六合里,使他慢慢对绘画有着非同寻常的理解,他也愈加难以割舍对艺术的追求,有时,为处理一笔一墨,他摹古临帖、夜以继日、夜不克不及寐,为答疑解惑,他纵览古今画理画论、游历世界艺术特点,心追手摩,几近痴迷,在与前人神会、和前贤握手的过程中,他最终安身花鸟,触类旁通,积学厚养、厚文养正。白驹过隙、日月如梭,转眼间,从信手涂鸦的懵懂少年到笔精墨妙的艺术中坚,几十年来,苦心孤诣、笔耕不辍,现在,李海文社会赞誉余音绕梁,不停于耳,良多作品出书或刊行,获奖丰厚,诸多殊荣,目不暇接,这些荣誉都是对李海文艺术结晶的奖励,也是对他深耕在艺术长河中,旦夕临池的最佳必定。

  李海文的艺术追求严守正脉之道,恪守支流之途,他扎根保守,从近现代的潘天寿、李苦禅到齐白石、吴昌硕,近法时代巨匠,从赵之谦、蒲华再到明清期间的扬州八怪,深参名家巨著,后取法乎上,从边景昭、钱选游历徐熙、黄荃,远宗历代大师,深研诸家之悠长,熔铸一家之面孔,打下坚实的根基功,这从他的系列作品中能够一斑窥豹,好比他笔下的《松林雪韵图》,或复笔勾勒、或重墨淡墨互用,交替皴擦,衬着出松柏的质感,凸显沧桑遒劲的肌理结果,浑朴沉稳而酣畅淋漓,遒劲老辣的篆籀之笔写出老干高耸,新枝强健,纵横恣肆,气焰雄强,皴擦与骨线互用,侧锋和中锋并举,丰硕的笔性与笔意呈现巨岩深壑,淡墨皴擦出高远空间,用笔简练却意态丰硕,意境悠远,伫立在巨石之上的几只小鸟造型精确洗练,活泼逼真,或回顾理羽、或低首顾盼,使雪后初晴的寒林中弥漫着温暖协调的氛围,此中两只凝望远方,把观者的视线引向画外,加强视觉的张力,画面上方一只小鸟倾身俯视,似与巨石之上的两组小鸟交替歌唱,上下呼应,相得益彰,整幅画面结构真假相生、构想奇奥,画面节拍张弛有度,静动连系,翰墨酣畅淋漓、线条雄健凝重,李海文以娴熟的表示技法使画面构成了笔、墨、水的交相辉映,挥然一体,不管是用笔用墨,仍是构图敷彩,从中能够清晰感遭到李海文对保守绘画的笔情墨趣和有我无我的诗意空间挥散自若的掌控能力。

  若是说李海文对保守翰墨的游刃不足,使他成竹在胸,那么,罗致新时代艺术言语融进本人的独到才思,则是他提高艺术筑基,演绎翰墨当随时代的抱负追乞降价值取向。李海文多年罗致现代学院派造型、色彩、透视、光影等新时代艺术表示言语的特点,并把闭目如在面前,放笔如在手底的保守翰墨技法与新时代绘画言语符号无机融合,使他既有结实精确的造型根本,又有传达和支持这种造型处处显功力的翰墨线条。他信手拈来的飞鸟飞禽,传神逼真、惟妙惟肖,他别出机杼的牡丹花草,摇摆生姿,气韵活泼,他独运匠心的劲松苍柏,遒劲洗练、雄浑朴茂,全体画风独具一格,流显露清逸秀润、灵动超脱之气,这些有别于他人的特点和悠长,得益于保守与现代的无机连系。观他笔下的《孔雀牡丹图》,以书法线条写出枝干,翰墨酣畅恣肆,他通过透视和色墨的变化速笔疾墨勾勒花叶,加强画面厚重感和视觉的张力,使用西洋红,斗胆敷色,通过浓丽对比的色彩变化提纯透视、造型、光影之间的关系,让他笔下的牡丹摇摆生姿,富有立体感,在活泼的造型与灿艳的色彩交相辉映中,动感十足,富有韵律,而又显满意境幽远、美轮美奂,在牡丹的映托中,两只精微传神的孔雀,尾羽颤动,闪灼发光,五色点注,华羽参差,一大一小,彼此呼应,神形兼备,绘声绘色,通过着重描绘立于画面地方的孔雀点缀画眼,动静连系,雅妍相兼,添加画面的灵动气味,使画面在寂静清香的氛围中,充满节拍。李海文多年来对峙写生,重视“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从“眼中具象”到“胸中丘壑”,再到“笔底生辉”的高度提纯中,使他笔下的抽象,活矫捷现,风韵绰约,夸张中不失严肃,对立中寻乞降谐,超脱中彰显真功。

  画既要有古意,又要有新貌,古意合适审美习惯的传承,新貌确保艺术创作的魂灵,李海文根植保守,醉心翰墨,但他并不固执于某家某派的陈陈相因,也不是抱守残破地墨守成规、泥古不化,更不是对他人一花一草、一角一片的狙击仿照,而是,安身保守,把前人前贤的技法特点通过心追手摩达到熟烂于胸,然后,从对景写生到师法天然再到笼六合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把保守翰墨与新时代的艺术表示言语融于心里豪情的表达和奇特的个性诉求,通过属于本人特有的艺术言语注释奇特的艺术灵性和情愫抒发,精工者能福丽妙绝、出色四溢,适意者可酣畅淋漓、超脱洒脱。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memphistms.com/qyyzx/406/